分享到: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医保制度拒绝“泛福利化”

来源:健康报     时间:2017-05-09    阅读量:

  近年来,在坚持政府主导的前提下,社会医疗保障制度有了长远的发展,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提高医疗卫生服务社会公平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必须警惕一种貌似合理的危险倾向:泛福利化。
  价值判断不能偏
  医疗保障制度泛福利化倾向的表现主要是,在政策设计的价值判断上,认为个人缴费越少越好,政府补助越多越好;报销比例越高越好,报销范围越广越好;群众就医越自由越好,医保限制越少越好。而这样的诉求本身在逻辑上就存在着致命的缺陷:由于个人缴费在总筹资额中的比例较低,个人对自身健康责任体现不足,加上相对宽泛的报销范围和过度强调的就医自由,共同导致了在被大量释放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中不合理需求比例较大,医疗总费用上涨迅速;在持续走高的报销比例要求下,医疗保障基金增长速度如果低于医疗总费用增长速度,势必会存在赤字风险,继而影响医疗保障制度的可持续运行。
  一些国家的教训表明,由于过度福利化、用过度承诺讨好民众,结果导致效率低下、增长停滞、通货膨胀,收入分配最终反而恶化。因此,泛福利化的倾向只是“看起来”惠民,实际上危害的是整个制度的科学健康可持续发展。
  讲责任划边界懂管理
  避免“泛福利化”倾向要把握好以下几个原则。
  首先,强调医保受益人权利与义务的统一。相较于养老、失业、工伤、生育等社会保障制度的对象均为部分人群或特殊群体,社会医疗保险的对象更具普遍性,是全体居民。这种普遍性的特点,在自愿参保的政策环境下,逆向选择(指疾病风险低的人群不愿意参加医疗保障,而疾病风险高的人群更愿意参加医疗保障,易导致参保人群的发病率高于普通人群,从而导致基金测算数据不准确,基金运行风险加大)和道德损害(指参保人由于享受了医疗保障带来的医疗费用优惠,所以对自己的就医行为不加约束)就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必须强调基本医疗保障制度中受益人权利与义务的统一,强调个人是本人健康的最大责任人,履行缴费的义务和责任。对于困难居民则由民政部门的救助来托底。
  其次,进一步提升医保专业化管理水平。与其他社会保障制度相比,社会医疗保障制度不仅仅是提供费用补偿,还要协调医疗服务供方(医疗机构)和医疗服务需方(参保人)之间复杂的供需关系。鉴于医疗服务的特殊性,必须掌握医疗服务的需求和供给,引导和控制医疗服务供需双方的行为,才能确保医疗保险资源、基金的合理利用。
  另外,保费测算具有高度的复杂性。医疗保障制度的受益人会多次遭遇疾病风险,而且风险的强度不同,且在医保费用支付过程中,医疗机构存在诱导医疗消费需求的积极性和空间,参保人也存在要求过度医疗的积极性和空间,导致每个人的医疗消费开支弹性很大。因此,社会医疗保险在风险的测算和费用的控制等方面更加复杂和困难,这就要求在管理中必须掌握并利用好相关专业知识和规律,否则就容易跑偏。
  再次,明晰医保制度的边界和责任。社会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保障范围与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相适应,保障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需求。社会基本医疗保障与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健康保险、社会慈善等实现有效的衔接配合,构建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对应保障多层次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基本医疗保障范围的稳定性、可持续性和合理性,同时也为商业健康保险留出稳定的政策预期和发展空间。

copyright @ 武汉佰美斯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2014,All Right Reserve. 鄂ICP备06004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