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悲伤!每周工作超过55小时,心脏房颤风险增加40% | 临床大发现
日期:2017-08-09 来源:奇点网 点击数:

 面对加班,无论是否情愿(无论有没有加班费),大家可能也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近日发表在心血管领域顶级期刊《欧洲心脏病》上的一项新研究,不得不让我们再次重新审视加班对健康的影响。研究指出,每周工作超过55小时的人发生房颤的风险比每周工作时间正常的人(每周工作35-40小时)高40%![1]房颤的表现为心脏快速跳动且不规律,是最常见的持续性心律失常,通常还与其它致命疾病有密切关系,如中风、心力衰竭和多发性脑梗死等。目前已知会导致房颤的主要风险因素有很多,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心力衰竭、长期抽烟以及年龄的增长等。[2] 在欧洲,大约每10万人中有450人患有该病。[3]

虽然房颤的症状有时不太明显,甚至可能自然而然就正常了,但风险却始终都存在。有房颤的患者得中风的几率是普通人的5倍,并且发生中风后的死亡率也更高。[4]
 
1A. 工作时长与房颤的风险比值  B. 加班与正常工作时间关于发生房颤风险的对比
 
 
来自英国伦敦大学流行病与公共卫生系的Kivimäki研究团队对1991-2004来自英国、丹麦、瑞典和芬兰的85494人进行分析,试图寻找长时间工作对心脏功能的影响。这些参与者在研究之初都没有发生过房颤。
 
研究人员将工作时间区分为5个等级(依据前人做的与工作时长相关的三项研究而区分的等级):每周工作“少于35小时、45-40小时、41-48小时、49-54小时、55小时及其以上”。第一项被当做兼职工作的时长,第二项被标记为标准的工作时间,第三项则是欧洲平均工作时长,第四项是稍微超过平均时长,而最后一项则被定为工作时间过长。[5,6]
 
在研究的这10年间,一共新发了1061次房颤病例。研究中,发生房颤的概率为1.24%,但在4484名每周工作≥55小时的人中,发生房颤的概率就提升到了1.76%。Kivimäki 教授表示:“即便我们在试验中调整了那些可能影响到结果的因素,如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肥胖、休闲时间的体力运动、吸烟以及酗酒等,但最后依旧显示那些长时间工作的人发生房颤的风险是工作量正常的人的1.4倍。”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的研究发现工作时间过长的人,发生中风的几率也越大。[7]
1其他影响因素与房颤的风险比值
在这些发生房颤的病例中,71.4%的志愿者年龄都在65岁以下。同时,86.7%的患者在整个研究之中都没有心血管疾病,而仅有10.2%的患者之前有心血管病史。
这相当于在10个房颤病例中,9例患者之前以及病发时都没有心血管疾病。换句话说,工作时间过长的这个因素相较于心血管疾病史,与增加房颤风险有着更大的关联。但产生这种情况的具体机制,还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去解释。也许对于身体健康又年轻的普通人而言,如果仅有工作时间长这一个风险因素,那么绝对会发生房颤的概率是不大的。但是对于那些已经有很多其他易导致房颤的因素(如年龄、高血压、高血脂、吸烟和喝酒等)的高危人群来说,增加40%的风险需要相当重视了。毕竟研究人员还发现,这些参与研究的4484名长时间工作者和53468名每周标准工作35-40小时的人比,在生活方式上有一点倾向于 “悲惨”。因为工作时间≥55小时/周的参与者在休闲时间里也更不爱做体力运动,肥胖的患病率高且吸烟和酗酒的风险也相对更高一些。并且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工作时间过长的人还更容易有抑郁和焦虑的症状。[8]
当然,这项研究也有一些局限性。工作时间的长短仅在研究开始时做过统计,同时工作的时间段以及参与者的工作类型和性质(如是否需要夜班工作,是否是重体力工作),研究者们都没有记录和区分。
 
然而Kivimäki教授认为:“这项约8.5万人的研究,在该领域从规模上来说已经十分不错。显然,如果能够一直长期追踪参与者的工作时长和健康状态,会使研究更加理想。但我觉得重复记录工作时长并不会给研究结果带来太大的偏差,因为人们倾向于保持他们的工作模式。”[9]
 
尽管该研究有一些局限性,并且关于其中的机制还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但在目前缺乏与房颤相关研究及结果的情况下,这样的观察性研究成果尤为重要,特别是这个研究提出了生活方式(工作时长)对房颤的影响。
 
最后,奇点糕也想借此机会提醒各位看官,请掌握好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周围关爱我们的人,再大的事业和责任也只有好好活着才能履行。如此看来,以后过于拼命工作时,也可以适当拿出“要钱还是要命”这个梗来调剂一下了。
 
参考资料:[1] Mahmoodi, B. K., & Boersma, L. V. (2017). Do long working hours predispose to atrial fibrillation?. European Heart Journal.[2] Falk, R. H. (2001). REVIEW ARTICLES-Medical Progress: Atrial Fibrillatio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Unbound Volume, 344(14), 1067-1078.
[3] Chugh, S. S., Havmoeller, R., Narayanan, K., Singh, D., Rienstra, M., Benjamin, E. J., … & Forouzanfar, M. H. (2013). Worldwide epidemiology of atrial fibrillation: a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2010 Study. Circulation, CIRCULATIONAHA-113.
 
[4] Why Atrial Fibrillation (AF or AFib) Matters. (n.d.). Retrieved July 24, 2017, from http://www.heart.org/HEARTORG/Conditions/Arrhythmia/AboutArrhythmia/Why-Atrial-Fibrillation-AF-or-AFib-Matters_UCM_423776_Article.jsp#.WXXE3tOGPPB
 
[5] Kivimäki, M., Jokela, M., Nyberg, S. T., Singh-Manoux, A., Fransson, E. I., Alfredsson, L., … & Clays, E. (2015). Long working hours and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strok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and unpublished data for 603 838 individuals. The Lancet, 386(10005), 1739-1746.
 
[6] Kivimäki, M., Virtanen, M., Kawachi, I., Nyberg, S. T., Alfredsson, L., Batty, G. D., … & Dragano, N. (2015). Long working hours,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the risk of incident type 2 diabetes: 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and unpublished data from 222 120 individuals.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3(1), 27-34.
 
[7] 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ESC). (2017, July 14). Long working hours increases the risk of developing atrial fibrillation. ScienceDaily.
 
[8] Goldberg D, Williams P. A Users Guide to the General Health Questionnaire. Berkshire, Windosor, UK: NFER-Nelson Publishing Co.; 1988.
 
[8] Kivimäki, M., Nyberg, S. T., Batty, G. D., Kawachi, I., Jokela, M., Alfredsson, L., … & Fransson, E. I. (2017). Long working hours as a risk factor for atrial fibrillation: a multi-cohort study. European Heart Journal.
湘ICP备13003697号 湘公网安备:4301000100963 Copyright@1997-2013 by www.zgxianxue.com all right Reserved